Fork me on GitHub

【书评】穆斯林的葬礼

搬运旧时文章。
年轻时的我,还是个文艺小青年。 ——2017.08

速葬、薄葬,是穆斯林的美德,伊斯兰教的葬礼是世界上各种族、各宗教中最简朴的葬礼,没有精美的棺木,没有华贵的寿衣,没有花里胡哨的纸车、纸轿、纸人、纸马,没有旗、锣、伞、扇的仪仗,没有吹吹打打的乐队,也没有漫天抛撒的纸钱……一心向主的穆斯林,不需要任何身外之物来粉饰自己。


“一个穆斯林家族,六十年间的兴衰,三代人命运的沉浮,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、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。”两根故事线,一大家子人的悲欢离合,就这样交织重叠地,从作者笔下娓娓流出。

“一道门,隔着两个世界。”——一个是玉的世界,一个是月的世界。



这是一本非常值得一读的书,精彩与感动交织……曲终掩卷,荡气回肠,久久地沉浸在书中故事情节当中,为书中人物的喜而乐,为他们的忧而愁。

【人物】


梁亦清:“玉器梁”的传人,人性善良,安分守己,虔诚的信奉着真主,一生酷爱琢玉,玉相伴其一生,生于玉,也死于玉,如此固执又如此爱玉的一个人最终还是一口鲜血喷在了未完成的“宝船”上。一代琢玉高手,玉殒人亡,千古遗恨啊。

梁君壁:年轻时的君壁是多么善良,多么单纯,多么害羞的女孩儿,还记得她很娇羞地喊着“奇哥哥”的样子,然后遭遇了父亲的变故后,子奇忍辱负重三年学艺归来,两人潦草地结为连理。当然也一直是贤妻良母,但性情变了,变暴躁了,尤其是日军侵华时与妹妹和子奇因是否逃往英国还大吵了一番,后又因为逃亡归来的子奇和冰玉有了一个女儿,而彻底将冰玉赶出家门。作为姨妈的她,对新月冷言冷语,不曾给过一分关怀,同时,毁了新月,亦毁了天星的爱情,当然也逼着子奇一步一步走向毁灭。

梁冰玉:冰玉和女儿新月一样,都是有文化、有修养的知识分子,敢爱敢恨,最终在英国和姐夫子奇产生了所谓的爱情,觉得家中容不得她便弃身而去。待到三十多年后,人老珠黄的她归来时,却已物是人非,她所牵挂的所有人都死了,姐姐死了,奇哥哥死了,她最最心爱却又不曾给过母爱的女儿新月也死去了……

韩子奇:易卜拉欣初到梁家,便被璀璨的珠玉所吸引,立志献身于迷人的玉器。拜梁亦清为师,改名韩子奇,两人亲如父子。然后师父死在了玉上,自己偷学技艺三年,与君壁结婚,因战乱跑到英国与冰玉产生了真正的爱情,产有一女名为新月。非常心疼小女新月,却因为自己做了对不起君壁的事而心存悔恨,低声下气的,想爱可怜的新月却是那么的难啊!最后的最后,自己守了一辈子的美玉被红卫兵们搬走了,毫无音信。临死前给心爱的冰玉写了一封信(被天星烧了),他要在死之前,对未了的情、未熄的火、未还的债、未赎的罪得以清算,要求得到那个不能忘怀的人的宽恕。精彩、神奇却又悲惨的一生就这样在疾病中结束了……

韩天星:知道新月的身世,待新月极好了。可怜自己的爱情被妈妈从中拆散,为了家庭却只能忍气吞声。他看不惯妈妈对新月的态度,却也无可奈何。

陈淑彦:多么好的一位姑娘,新月的好朋友,天星的好妻子。对韩家劳心劳力,深爱着木讷的天星。

楚雁潮:如此如此深深地爱着新月,为了新月,他愿意做任何事情。在新月生病住院的时候,不舍昼夜地守候在她的身边,给她带来活下去的希望,激励她勇敢地活下去。可是却未能见到新月最后一面,新月就离他而去了。二十多年后的他,在新月生日这天,依旧在新月的坟前,为她拉着那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想念着那个他心心念念想着的人儿……

姑妈:她在文中一直扮演着和事佬,就像韩家的奴仆一样为这个家操劳着、奉献着自己的一生。她早年遭遇悲惨,丈夫和儿子都被日军抓走,所幸自己得以被韩家收留,并将天星视为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,对新月也如同亲生女儿一样疼爱有加。她也是一位心脏病人啊,可是韩家哪个人真正关心和注意过她呢,最后可怜的她在新月追问自己的生母的哭声中死于急性心肌梗塞。她从来没有心疼过自己,血肉耗尽了,心操碎了,终于倒下去了,再也没有起来。

韩新月:新月,我有太多的词来形容你。你感动了我,你便是整篇文章的精魂,我宁愿相信《穆斯林的葬礼》其实便说的是你的葬礼。给我最多感动的新月,愿真主祥助你!(有太多话想说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,此处略去一千字)

【书评】
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,书中对穆斯林的生活细节详细的加以描述,不仅仅以极重的笔墨描写穆斯林的葬礼,也详细的描述了穆斯林的婚礼。我固执的以为这场葬礼说的是新月的葬礼,这个可怜的姑娘的葬礼。

但这场葬礼却并非那么简单,书的最后韩子奇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“我……不是回回!” 这也许才是真正的穆斯林的葬礼,一直虔诚信奉真主的梁家(韩家)后代身上竟然流着回、汉两族的血液啊!这可谓是对这个穆斯林家族及其沉重的打击。

看过这本书,就好像陪主人公走过了那段岁月,心灵仿佛受到了一次的洗礼。

什么是善?什么是恶?什么是丑?什么是美?什么是爱?什么是恨?

当这些与我们的心灵碰撞的时候,我们能说得清吗?

【精彩段落】


楚雁潮痴痴地凝望着新月……
他看见新月走进燕园,穿着白色的衬衫,蓝色的长裤,手里提着沉重的皮箱和网袋……
他看见在未名湖畔迷路的新月,正惊喜地朝他跑来……
他看见在红枫掩映的湖心小岛上,新月朝他蓦然回首……
他看见了那锁住新月的病床,听见了那刻骨铭心的话语:“老师,我们之间是……爱情吗?”
“告诉你,新月!几乎可以这样说,自从见到你的第一天,我就在悄悄地爱着你!”
“啊,那是命运,让您等着我,让我遇到您!”
“我们付出了爱,也得到了爱,爱得深沉,爱得强烈,爱得长久……”
“正因为爱得太深,才惟恐它不能长久,总有一天我会把您丢下……”
“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丢下你,两个生命合在一起该有多大的力量?我扶着你、背着你、拖着你,也要向前走,走出‘阿拉斯加’,我们就有美好的明天!”
“‘人生得一知己足矣’,我已经可以死而无憾!”
“楚老师,不要为我悲伤,您对我说过:自知是一种幸运,现在我终于自知了,也算是一个幸运的人了。感谢您过去所给予我的全部关怀,但愿我今后不再打扰您了!”
他似乎也看见了新月在最后的时刻嘴唇艰难地嚅动,听见了她痛苦的呼唤:“楚……”
“新月!我在这儿呢,在你身边!”他痴痴地回答,凝望着新月的遗体。
新月再也没有任何回应。她静静地躺在这最后的归宿,低垂的眼睑仿佛还在苦思,紧闭的嘴唇似乎蕴含着万语千言。谁也不知道她的灵魂在想什么,要说什么。她的脸朝向西> 方,她的主宰、她的祖先召唤着她,告别尘世的一切,到该去的地方去……

--- The End    Thanks For Your Reading ---

本文标题:【书评】穆斯林的葬礼

文章作者:RenKai

发布时间:2013年08月03日 - 11:08

最后更新:2018年08月10日 - 15:08

原始链接:http://yoursite.com/view-of-muslim-funeral.html

许可协议: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。

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